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>> 金融理财

白河人家(33)

更新时间:2017-08-31

来源:安康在线

  触目惊心公堂案

  一触即发两家人

  邵尔其换上干净衣服,坐在桌前,一副风卷残云的吃相。邵老爷坐在旁边看他,稍有停顿,便说,吃,接着吃。翟文庆进家只想睡觉,刚刚入梦,宁河县衙便来了人,连夜把他拘走。翌日,依老爷来到宁河县衙二堂,带着邵谦。依老爷说,这次不光要办翟文庆通匪,还要办翟士杰主谋,两人都要处死。宁河县令绕个弯说,依大人手上定有证据。邵谦从速把一张讼纸递过去,讼纸系其外甥王景禺所写,揭发翟家与匪贼素有来去。县令问,王景禺可否当堂作证?邵谦说,这个不大方便。宁河县令为难,说,仅凭一张讼纸,难以服人。依老爷说,这个不难,据传土匪在莨菪岛,你请宁河千总派兵擒拿,捉住匪首,此案便可板上钉钉。宁河县令没有兵权,这即是给他出难题。依老爷说,还有一法,你把翟文庆提来,打烂他的屁股,不怕他不说。宁河县令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案子棘手,双方后面都有布景,宁河县太爷悔不妥初,不应双方收受银两。师爷说,还有天津县太爷呢,何不与他共审,难事把他推到前边。宁河县令依计开了个晤面会,把天津县太爷请到,又请了翟文书和翟士杰、邵谦和依老爷。只依老爷未到,邵谦解释说,这排场他不好露面。众人围坐,宁河县太爷想相安无事,问邵谦,你儿子已平安回归,你是否撤诉?邵老爷坚定说:不撤!这讼事我打究竟。天津县太爷说,两县怙恃官在,你们两家事主也在,冤家宜解不宜结,我看,此事两家拿个说法,了了吧。邵老爷冷笑说,我状告翟家,有理有据,翟家父子通匪,确确凿凿。翟老爷斥他信口雌黄。两边杠上,你一嘴我一嘴越说越僵,见面会不欢而散。二堂只剩两位县令,天津韩大人,宁河赵大人。二人推心置腹,都觉案子棘手,临时又想不出两全奇策。

  翟文庆案开审,宁河县衙外站着衙役和不久的清兵,小儿围在外边,纷纷议论。玉謇、青花把邵尔其夹在当中,都要邵尔其为翟文庆当堂作证。邵尔其咬住牙根不语言。里边传来“威──武──”吆喝声,县太爷升堂。外边的小儿向前拥,被清兵盖住。宁河县太爷“啪”一拍惊堂木,喝问:翟文庆,你与土匪有何扳连,如实说来。翟文庆说:素无瓜葛。天津县太爷厉声问,那你如何找到土匪窝子,又怎么说服他们,把邵尔其放回?原来是审判,他如许一指导,倒像给翟文庆摆功。翟文庆一五一十说了颠末,非常说到他打着僧王爷旗号震慑住土匪,引得上下议论纷纷。天津县太爷给宁河县太爷使眼色,宁河县太爷问,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?翟文庆说,小人不是一人上岛,同去的尚有两位不怕死的女子,她们或许为我作证,邵家令郎邵尔其也能作证。邵老爷脸上划过一丝嘲笑。宁河县太爷喝,传证人史玉謇、许青花、邵尔其上堂。

上一篇:白河人家(16) 下一篇:旬阳碳钢金库门现场实际尺寸定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