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>> 安康旅游

白河人家(27)

更新时间:2017-09-01

来源:安康在线

  玉謇因情护良知

  县令顺手牵肥羊

  这场官司惊动了翟、邵两家。邵老爷乘轿,翟老爷骑马,都赶到宁河。衙门外的人越聚越多,衙役不得不出来维持秩序。大堂上,青花矢口不移,翟文庆勉力辩解,两人各不相谋,姑且真伪难辨。县太爷又传证人,恶棍胡猛被带到堂上。胡猛证实,翟文庆分发银两,叮咛他们出去放风,他要和匪贼头目张三彪见面。县太爷把这当作翟文庆通匪的证据,文庆有口难辩。县太爷嘿嘿一笑说,翟文庆,看来不打你是不会招的。来人,大刑服侍!立即上来几个衙役,把文庆架了起来。

  玉謇从人群中走出,推开拦阻她的衙役,走上台阶,奋力击起鼓来。县太爷问,何人击鼓?衙役说,又来了个女的。玉謇被传上堂来,跪到翟文庆身边。县太爷问,你因何伐鼓?玉謇说,大老爷断案不公,民女为翟文庆喊冤。县太爷一拍惊堂木,大胆!敢说本县断案不公?玉謇说,民女听得真切,原告所言,捕风捉影,并无实据。西洋诊所被砸,因诊所搪突了恶人,与翟文庆无关。翟文庆路子观看,围观者非翟文庆一人,原告为何不把围观之人全都告上堂来?

  县太爷说,证人胡猛所言,你又怎样诠释?玉謇说,此事民女最是清楚。于是她把其父病危,怎样被邵大夫救活,得知医生遭绑架,她如何求翟文庆出手援救,翟又怎样找胡猛等人放风,以求与土匪见面,之后又怎样使银子要求土匪不得毁伤邵医生,来龙去脉,重新到尾讲了一遍。县太爷说,照你所说倒也通情达理。不过,翟、邵两家自古背面,因作甚你一句话,他便同意与你去救邵令郎?玉謇语塞。青花说,她是一派胡言。

  玉謇咬咬牙说,由于我是他的相好,故此他能遵守于我。四周传来嘘声。玉謇不觉惭愧,反倒站起家,高声对世人说:我一未嫁女,他是未婚男,有何不行?再说,我们已经订亲,此事不移至理!翟文庆看着玉謇,内心感激。县太爷看看刑名师爷,说,民女史玉謇所言,本县要派人详查,将翟文庆押入大牢,择日再审,退堂!

  回到二堂,县太爷问刑名师爷,翟、邵两家都已送来银两,此事师爷怎么看?师爷说,这是好事,大老爷或许双方通吃。县太爷说,通吃,会不会吃出偏差?师爷说,没漏洞,大老爷尽管放心。您想,邵家公子被绑,殃及翟家少爷,两家都是大事,邵尔其是邵谦独子,翟家虽有二子,宗子翟文书至今未有子嗣,传宗接代希望翟文庆。两家都祈望救人保命,是这案子要旨地点。县太爷点了颔首。

  师爷连续说,这么大案子,邵家不出面,让一个没扳连的青花顶在前面,申明邵家恐惊匪贼害他家公子人命。案子眼前无妨,待到邵家令郎解围,这官司才是风生水起时,才有铺天盖阵势。现在,两家不过先打个根本,为未来做铺垫。县太爷说,两份银子俱收下,我坐观其变。师爷拱手说,大老爷贤明。

上一篇:陕西石泉:司机拉客引争执法官调解促言和 下一篇:白河人家(91)